疫苗之研發、採購與安全性評估政策研議

議題召集人:蘇益仁教授 (南臺科技大學)

我國受限於現有法規及政治因素導致疫苗產業的發展受到限制。以流感疫苗為例,疾管署依工程會函示於流感大流行疫苗預購協議(APA)訂定「未發生大流行時,須將訂金轉換為翌年季節性流感疫苗」之採購標的向廠商進行招標,影響國外疫苗廠商參與投標意願,往往已流標告結;再加上經費短缺的緣故壓低採購價格,更是致使每年採購足量流感疫苗困難的主因之一。然而國有疫苗產業的發展卻由於疫苗開發成本金額龐大、商業利潤不比其他藥品、以及政黨輪替、政策環境等多重因素的影響,自2005年政府推動流感疫苗自製計畫以來至今進展有限。目前我國有充足且優秀的疫苗研發人力,但財源上往往依賴政府因應疫情爆發的計畫補助,一旦大流行疫情發生而不及應變,可視為國安層級問題。故加速發展我國疫苗自產能力,制定彈性適宜的國家疫苗政策,以及促進疫苗開發實為當務之急。

📌國衛院836期電子報:2020年國衛院論壇「台灣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緊急開發策略」專家諮詢會議

預防接種服務財務解決對策

議題召集人:李秉穎醫師(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院兒童醫院)、張峰義教授(國防醫學院)

接種疫苗的重要性在於疾病的預防,我國疫苗財源主要來自菸捐,未有獨立疫苗基金,且新疫苗單價相較以往貴好幾倍,如何提升民眾正確的預防健康觀念,進而扶植國內疫苗的研製是迫切的課題。會中討論時衛生福利部何啟功次長詢問到是否可能提議WHO流感疫苗選株時將亞洲或東亞地區納入特別考量?召集人李秉穎醫師說明,因為近年對於中國防疫的層面提升,目前WHO已將中國與亞洲的流感流行株列入選株的考量之一。台灣已有能力可以製造流感疫苗,惟流感病毒株數量龐大且病毒會因時因地因人出現變異,若要自製須於選株時即相當嚴謹,才能精簡疫苗研發經費。

成果摘要:

一、建立以成本效益分析為核心的預防接種政策:

       疫苗效益的分析結果,必須能說服性政院層級官員。必須以行政院的立場思考如何推動疫苗政策,如何與其他政策的預算競爭。除了持續進目前對於各種新疫苗的成本效益分析,宜加強訴求疫苗更宏觀的其他效益,包括:病痛的避免、精神衝擊的減少、家庭結構的保障、長期財政的影響、健康平等的促進、廣泛的流行病學衝擊、社會福利的促進等。

二、預防接種經費納入健保體系:

       漸進式將部分預防接種項目納入健保的成功機率較高,可優先考慮納入疾病負擔較高或成本效益較高的疫苗,已經消除或根除的疫苗或已經納入常規預防接種者則暫不考慮。在三代健康保險的設計中,爭取健保制度應該納入預防保健,包括預防接種。

三、獨立編列預防接種預算:

       爭取設置行政院層級的預防接種財政負責單位或委員會,專事疫苗財源議題。比照國家教育預算、長照基金,無論預防接種經費是否納入健保或特殊公務預算,其經費必須不受其他醫療衛生支出干擾,獨立遂行預防保健工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