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度活動

一、論壇活動

1.2017/4/20 國家衛生研究院論壇學習型醫療照護系統工作坊

2.2017/9/14-15  2017國家衛生研究院論壇成果研討會

3.2017/9/25 國家衛生研究院論壇 2017 學習型醫療照護系統工作坊II

4.2017/11/2-3 國家衛生研究院論壇「3rd NHRI-ToMMo Conference:Precision Medicine and Learning Health Systems」研討會


二、研議議題活動
1.兒虐議題之資訊整合與政策建言
議題召集人:黃璟隆副院長,吳漢屏副教授

兒童虐待是ㄧ項嚴肅的議題,兒虐導致兒童的傷害可能會很嚴重甚至影響一輩子的。兒童及少年虐待(兒虐)問題日益嚴重,根據內政部的資料數據顯示2006年通報兒虐案件為10,094件,直至2014年已上升至39,352件,短短成長極大,兒童虐待2014年發生率為千分之3.02,雖然社會文明不斷地進步,但兒童虐待的情況及發生並未因社會的進步獲得相對的改善。

兒科醫師在預防兒童虐待上扮演重要的角色,目前台灣兒科醫學會的政策亦會著重於促進改善兒童虐待及疏忽的確認、防治及處置。而這是ㄧ項相當重要的議題!兒虐容易發生於低收入、毒癮、酗酒家庭,即兒少保護的兒虐防治中之「高風險家庭通報」,係指「因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致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之家庭」。發展遲緩的兒童亦容易遭受虐待,複雜家庭關係如同居者也容易施暴,兒少虐待不只造成受虐兒的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或死亡,更導致嚴重社會問題的產生。

兒少虐待防治工作要能成功,需注意流程管理,包含兒虐風險評估、通報、轉介、治療與綿密追蹤網的建立等,而社工人員及相關社政單位間的相互溝通與合作及流程建立,對於防止兒虐發生或兒虐病童的診治及後續的追蹤管理皆極為重要,醫事人員通報兒虐案件後,相關社政單位間的回饋及討論也極為重要,相關單位間橫向協調流程運作,才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兒童代表著希望與未來,原本就是應該受到保護的一個族群。面對兒虐照護的第一線醫事人員,面對的問題仍多,台灣兒虐照護現況的才剛起步,本計畫期能借助各領域專家群的共識與建議,期能建立完帚之兒保小組等兒虐醫療照護體系,進一步整合醫事人員通報與相關社政單位間回饋及討論共同合作模式,以推動更完善之兒虐防治工作。

2.醫療體系在高齡化社會的因應策略(二)
議題召集人:陳慶餘教授,黃國晉院長

面對高齡問題時,社會大眾通常將重點聚焦於高齡者晚年的嚴重失能,卻忽略了在早期出現的能力降低的問題 (WHO, 2015)。在面對老化相關症狀時,首先會談到的是老年病症候群(geriatric syndrome),老年病症候群是一種高齡者特有的臨床徵狀,典型的徵象如認知與功能性的衰退、跌倒、助行物的需求、原因不明的胃口衰退、衰弱 (Frailty)與肌少症 (sarcopenia)等等 (Saji, Toba, & Sakurai, 2015)。在這些老化相關因子中,我們可以判定失能與否是決定高齡者是否能獨立生活與自我照護的重要關鍵。衰弱是失能前期的狀態,但也是一種可逆性症狀,當高齡者採取合適的營養攝取與運動,不但可以有效降低衰弱症狀,也在無形中減少高齡者能力降低的問題。因此,面對高齡化社會所帶來的衝擊,首要工作是認識高齡者生理功能上的改變,在照護上以維持功能為目標,讓高齡者能夠維持日常生活所需能力,並進一步減少高齡者對社會資源的需求,甚至有機會對社會貢獻自身經驗,從而建立一個正向回饋的社會機制。這樣的目標可以讓社會負擔減輕,也可以透過發展高齡化社會需求創造新興產業帶動經濟發展,對國家與社會都是雙贏的局面。

先前計劃為建構以老人為中心之全人持續性照護體系與網絡為目標,其主要研議重點包含下列項目,分別為:銀髮海嘯的全球趨勢、高齡化社會老人健康照護、高齡化社會對醫療體系的衝擊、建立高齡友善社區健康服務體系、整合的連續性的照護與銀髮照護產業鏈發展、建構社區健康暨生活照顧研究與推廣中心 – 以社區醫院為例、以體系為基礎本土化家庭責任醫師制度。專家會議中就醫療保健體系的改造提出討論與建議,而社會生活照顧體系的改造與籌建「社區健康暨老年醫學示範與研究中心」議題也於專家會議中陸續討論,匯集各領域專家學者的意見,呈現具體可行之改革方案。

醫療保健體系的改造
社會生活照顧體系的改造
籌建「社區健康暨生活照顧研究與推廣中心」

3.建立學習型健康系統的大數據基礎
議題召集人:
李友專教授

在105年國衛院論壇「健康資訊科技發展政策建言」中提出「建立學習型醫療機構」之概念,並舉辦了多場討論會議及研討會,從根本問題分析中發現醫院內部缺乏跨部門的專責單位負責整合醫療資訊眾數,並且醫院管理人員大多缺乏對巨量資料(Big data)、臨床資料庫(Clinical data repository, CDR)的重視。在因應的對策中,我們建議大型教學醫院要結合目前的醫療品質、病人安全及醫院資訊部門成立LHS委員會,並建立院內臨床資料庫(Clinical Data Repository/Warehouse;CDR/CDW)且嘗試利用LHS的方法學著手執行並改善現階段重要的臨床問題。基於105年的研議成果,106年的論壇我們將探討如何建立學習型健康系統的大數據基礎,歸納及列出下列幾項研議重點:

  • Data to Knowledge(D2K):建立資料模型(Data Model)
  1. 參考國際健康資料分析阻止等資料模型建置方法及模式
  2. 參考國際健康資訊交換第七層協定(HL7)之Detailed Clinical Models(DCM)、Fast Healthcare Interoperability Resources(FHIR)等資料標準
  3. 在此資料模型下,基因型、表現型和暴露型之資料皆須能彼此串接、關聯,提供電子健康紀錄通用規範
  4. 建置有效的臨床決策支援系統
  • Knowledge to Practice(K2P):建立執行模型 (Execution Model)
  1. 參考美國密西根大學醫學系LHS研究單位之Allen Flynn博士團隊所執行之Knowledge Grid計畫,建立知識行動流程(Knowledge action process)

建立訓練中心,建立新的臨床研究典範並培育健康資料科學家及團隊

4.醫療與福利服務產業化評估研究
議題召集人:古允文教授

從1980年代之後,福利國家開始一連串的功能與治理轉型,從傳統的官僚體系的公共行政引進新公共管理(new public management)的理念與治理模式,而開始將公共服務與福利服務開始私有化(privatization),在此一過程中,不僅將市場機制引進,同時也將企業治理的模式帶入福利服務供給過程中,以期能夠促進公共服務供給的效率、責信、選擇性和公平。福利市場概念,不是單純地將傳統非市場的福利服務供給以純粹市場機制所取代,而是可以視作一種透過自由市場的競爭機制促進福利服務產業化。因此本計畫的重點包括:

從學理上釐清「產業化」與其他相似概念的真實意涵
梳理國內對「產業化」的正反意見
整理鄰近國家(鎖定日本、香港、與大陸)衛福產業化的經驗
舉辦焦點座談,邀請政府官員、學者專家與衛福產業人士,瞭解其看法與意見
評估國內最有可能試行產業化的衛生福利領域
吸收國外經驗,研議衛福產業化的治理模式

5.探討藥物濫用對健康與社會之衝擊:問題與對策
議題召集人:李明濱教授,陳為堅教授

藥物濫用是健康問題,也是重大的社會議題。因為藥物濫用不僅對個人健康造成危害,還會增加事故傷害、自殺、暴力事件的風險,並帶來龐大的國家經濟負擔。聯合國在2016年估計:全球15至65歲人口中,約每20人就有一人曾使用非法物質;此外,國內民眾從醫療或其他管道取得安眠鎮靜藥物的比例相當高,每三人就有一人使用,而濫用藥物的民眾更不在少數,目前仍缺乏此類藥物濫用之相關流行病學實證資料。我國法務部矯正署2016年4月底的統計數據,在監毒品受刑人佔全部在監受刑人之48.3%。鑒於現行監所超收比率居高不下,其中監所收容人數以毒品案件所佔比例最高。現行之毒品政策或藥物安全管理策略,實有檢討之必要。醫學上已認為藥物成癮,是一種腦部功能失調之疾病,且藥癮與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疾病類似,伴隨慢性及復發性病程。藥物濫用者兼具「病人」與「犯人」(指濫用毒品者)之雙重身份。而我國現行之法令與政策,常導致藥物濫用者因監禁或住院治療而中斷工作、學業及家庭等生活,剝奪其社會依附,甚至產生標籤化效果,導致藥物濫用者不易回歸社會,從而難以擺脫對於藥物或毒品之依賴。此為藥物濫用對健康與社會衝擊,最大的困境。

有鑑於此,研究藥物濫用的問題現況及對策,是一個重要的國家政策方向,本計畫著重在分析多種藥物(含毒品)濫用的流行病學資料及國內外處置策略,以了解在臨床與社區領域有關此問題之各類面向及解決之道。

6.醫療資源使用之效益評估
議題召集人:陳杰峰教授

健康照護體系面臨醫療支出日益成長的壓力,在不影響病人的安全與權益下,讓醫療資源有效且不浪費之運用,是全球所關注之趨勢。

根據美國的研究指出,約有30%的醫療照護支出其實是不必要的,在2013年美國醫學研究機構(Institute of Medicine, IOM)更估算美國約有3,400億美元的健康照護支出被浪費在不必要或沒效益的健康照護上。因此如何在符合實證醫學的前提下,提供最符合高品質的健康照護需求,並同時兼顧醫療資源的最佳化使用,儼然成為世界各國當前重要的健康議題。

近期,較完整的健康照護適當性(appropriateness)之定義,包括下列三個層面:有效的(照護的益處大於害處)、有效益的(相較其他治療選項有成本效益)以及符合社會及病人的倫理原則及優先順序。美國衛生部健康照護研究與品質署(Agency for Healthcare Research and Quality, AHRQ)則定義適當性為對特定情況下的病人而言,於現有可用的資源條件下,能平衡治療、檢查或處置的風險及益處。AHRQ認為適當性的準則可以協助醫療人員判斷給予病人某種治療、檢查或處置是否合理。IOM在1998年的國家健康照護品質圓桌論壇中,則是將所謂的適當性進一步拆解成三個品質面向來看,分別是:過度使用(overuse)、使用不足(underuse)及不當使用(misuse)。過度使用係指當健康照護服務使用過多卻並未增加額外的益處,反而有潛在害處時;使用不足則是應該對病人有益的健康照護服務卻沒有被提供;不當使用則針對所提供的照護服務發生可避免的併發症,致使病人沒有獲得潛在的益處。而其核心的理念,則是減少低效益醫療(low-value care)的概念,亦即當提供的照護服務對病人沒有益處,甚至可能造成傷害,這種只有很少或甚至沒有臨床利益、其照護服務風險高於潛在的益處,即是低效益醫療。

2025衛生福利政策白皮書中明確指出「依據實證醫學研究結果,訂定有效與無效醫療指標,以提升病人照護效果與品質,減少醫療浪費」及「擴大醫療科技評估應用範疇,訂定臨床治療指引,導引正確醫療行為,運用醫療科技評估報告的部分項目,於訂定健保 給付項目之不予支付指標及審查注意事項之參考」。值此健康照護體系醫療支出日益成長的時局,如何實踐以實證醫學為基礎的健康照護,並兼顧醫療資源的最佳化使用,已是當前重要的健康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