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 reasons why immunity passports are a bad idea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造成許多國家經濟方面損失慘重,隨者疫情趨緩某些國家提出免疫護照的方案, 讓雇主可以安心聘用感染過但痊癒的民眾;然而,世衛組織於2020年4月24日表示不支持免疫護照的措施,主要十個理由為:一、新冠肺炎的免疫機制仍屬未知;二、目前血清學檢測的結果可信度不高;三、全面普篩的做法不切實際;四、僅少數痊癒者持有免疫護照,沒有振興經濟的效果;五、侵犯隱私;六、引起可能的階級族群對立;七、缺乏公正公平性;八、可能造成社會分裂;九、可能引發新的歧視;十、對公共衛生造成威脅;因此,在考量到社會公義與人權自由的前提下,不建議各國政府採行免疫護照的方案。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蔡慧如博士摘要整理)

Author:Natalie Kofler & Françoise Baylis
原文連結: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1451-0

Coronavirus is the trigger, but the immune response is deadly

目前臨床觀察指出感染新冠肺炎後,個案若出現免疫風暴,會有較高機率發展成重症甚至因病死亡;病毒感染為誘發免疫風暴的因子之一,其中也包刮新冠肺炎病毒在內,然而目前並無有效藥物可用來治療免疫風暴,根據過去治療SARS和MERS的經驗,世衛組織不建議使用類固醇來治療免疫風暴。Huet博士和其團隊的單一中心大型前瞻性研究結果指出,新冠肺炎個案使用〝anakinra〞 (一種生物製劑)可顯著降低其使用呼吸照護器並降低致死率,由於此研究為前瞻性研究,未來需更多臨床試驗結果來證實anakinra的療效。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蔡慧如博士摘要整理)

Author:Randy Q Cron
原文連結: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rhe/article/PIIS2665-9913(20)30165-X/fulltext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Alteration of the Brain in a Patient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and Anosmia

一位確診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的25歲義大利女性放射師,有咳嗽與嚴重的嗅覺、味覺喪失。大腦核磁共振影像顯示兩側的嗅球 (olfactory bulbs) 以及右額葉直回 (gyrus rectus) 有異常高強度訊號 (hyperintensity);而在28天後,當她的嗅覺、味覺恢復後;此大腦異常高強度訊號也消失了。這篇刊登在《美國醫學會神經學期刊》(JAMA Neurology)影像指出新型冠狀病毒侵犯神經的影像學證據。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林煜軒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Letterio S. Politi, Ettore Salsano, Marco Grimaldi, et al.
原文連結: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neurology/fullarticle/2766765?fbclid=IwAR3048bTvMFm2quajg_otSySKCWFGxAfs3-Qm8rV_4QsQ66q8WfiLLuj214

Use of herbal drugs to treat COVID-19 should be with caution

對於西方醫學而言,中草藥在治療疾病上的角色一直存在著矛盾的情結。傳統醫學的現代化和標準化也一直是近年來中醫學界努力的目標。本文是浙江大學醫學院附設第二醫院楊醫師對於謹慎使用中草藥的看法。

2020年4月14日,一名中國官員在記者會上宣布,已批准擴大三種專利中草藥的適應症用以治療COVID-19,包括用於輕症的「連花清瘟膠囊」和「金花清感顆粒」,以及治療重症的「血必淨」注射液。  

雖然這些藥物在中國被用於治療COVID-19,可以有效緩解發燒、咳嗽和疲勞等症狀,甚至減少重症的可能性,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相關中草藥臨床試驗或是將治療成果經過嚴格同行評審刊登於國際公認的期刊。如果僅根據一些初期的細胞實驗結果就批准於臨床使用,恐怕會招致許多問題。

首先,安全是重中之重。擁護者認為中草藥向來被廣泛使用且安全,但事實是所有藥物都存在風險。在1990年代就有研究報告指出,一些服用減肥藥的婦女發生腎衰竭和尿路上皮癌。後續的研究提醒世人注意許多傳統草藥中發現的化合物—馬兜鈴酸的作用。喜炎平注射液也是被建議用來治療COVID-19的中草藥之一,但是近期因為一些不良反應的報告後,某些批次的藥物已經被召回。儘管這些專利草藥已經在臨床上使用了數年,但將它們應用於治療如COVID-19的新型疾病時,尤其是與其他抗病毒藥、抗生素和免疫抑製劑聯合使用時,其安全性需要謹慎評估。

其次,作者認為需要經由臨床試驗證明這些草藥的功效。許多傳統醫學從業者認為,草藥療法無法接受檢驗,因為它們是針對每個人個別的症狀而量身定制。但作者認為這種說法根本沒有說服力。由於專利草藥都是在治療之前就生產的,而且其成分是固定的,因此可以使用包括死亡率、臨床改善時間和加護病房住院天數在內的指標來評估草藥對COVID-19的療效。標準臨床試驗可能會遇到方法上的挑戰,既費時又費力,但這不應該成為降低安全性和療效標準的理由;數千年的使用和信仰也不能被視為傳統草藥功效的證據。

第三,基本的分子機轉尚不清楚。「連花清瘟膠囊」已被證明具有廣泛抗病毒和抗發炎作用,但其有效成分和潛在的作用機制尚不清楚。草藥通常包含許多活性成分,因此重要的是更清楚了解哪些成分具有功能以及它們如何作用。有限的細胞實驗和動物研究不能保證藥物安全和有效。

最後,一般民眾無需醫生處方即可輕鬆購買草藥。有人聲稱某些專利草藥可以有效治療COVID-19,所以有些有流感症狀的患者擔心可能需要被隔離就自行購買草藥而不去就醫,因此延遲了疾病的正確診斷和治療,甚至也妨礙了政府的防疫工作。2020年1月底,社交媒體上流傳謠言,一種名為「雙黃連」的專利草藥藥物含有金銀花和連翹,在傳統醫學中用於治療流感和普通感冒,有助於抵禦甚至治癒COVID- 19,從而引發全國成千上萬的人湧入藥店購買草藥,以防萬一。

當前的COVID-19大流行對中國政府和民眾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挑戰。醫生和研究人員急切地尋求一種行之有效的治療方法。當常規藥物如lopinavir、ritonavir、氯喹和羥氯喹無法達到預期效果時,從傳統草藥中篩選潛在的活性成分確實是一項不容忽視的可行策略。作者之前就曾呼籲測試傳統草藥於治療COVID-19,但不要在沒有足夠科學依據的情況下做出倉促判斷。

鑑於COVID-19的高發病率和高死亡率,緊急使用未經證實的藥物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對草藥的新適應症的批准仍應以證據為基礎。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中國政府投入了大量資金來促進傳統醫學的現代化和標準化,進行許多基礎和臨床研究以獲得國際認可,但是匆忙的批准似乎是一個倒退的作法。作者強調,不應放棄從傳統草藥開發為藥物必須經過的嚴格測試,而這是我們保護脆弱患者的唯一途徑。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Yichang Yang
原文連結: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1143-0/fulltext

Public Health Measures and the Reproduction Number of SARS-CoV-2

R0值定義為病毒基本再生數,指的是一個感染到某傳染病的人,會將此疾病傳染給其他多少個人的期望數目;Rt值定義則為病毒有效再生數,要有效抑制新冠肺炎病毒傳播,Rt值須低於1,隨著新冠肺炎全球疫情趨緩,各國相關公衛介入措施逐漸放寬之際,要如何預防避免新冠肺炎病毒再次復發,造成第二波大流行,各國政府須制定有效維持社交距離的措施,才能有效控制新冠肺炎疫情又能使經濟不受太嚴重的影響,建議美國CDC要定期公布Rt值給各州政府和相關公衛部門,將正確資訊透明化,以使其確保民眾安全。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蔡慧如博士摘要整理)

Author:Thomas V. Inglesby
原文連結: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65665?resultClick=1

Immunogenicity of a DNA vaccine candidate for COVID-19

目前為止尚無疫苗可用於控制SARS-CoV-2的進一步傳播。本文是Inovio公司利用DNA疫苗技術,針對病毒棘蛋白(Spike,S)開發的INO-4800疫苗在動物實驗產生抗體及T細胞免疫反應的結果。

DNA疫苗的成分是一個質體DNA,其內具有能表現病原特定蛋白質的基因。相對於其他類型的疫苗DNA疫苗有其特有的優點,例如:容易製造、製備成本較便宜,而且因為DNA很穩定,因此疫苗的儲存及配送也較容易。過去Inovio公司也曾利用DNA疫苗技術針對MERS病毒及Zika病毒分別開發MERS-CoV疫苗(INO-4700)及候選疫苗GLS-5700,並在2010年進入臨床試驗。其中INO-4700疫苗初步的人體試驗證實足以產生中和性抗體及T細胞免疫反應,血清陽轉率也可達到96%,而且大多數的受試者在追蹤60週後仍維持免疫力。INO-4700的第一、二期臨床試驗正在韓國進行中,而較大規模的二期臨床試驗也將於中東地區展開。由於SARS-CoV-2棘蛋白與MERS-CoV的棘蛋白質折疊結構相似,因此該團隊可以在先前的疫苗設計基礎上進行構建而加速疫苗的開發。

實驗結果顯示,INO-4800在轉染COS-7和293T細胞後,可成功表現SARS-CoV-2 S抗原的RNA和蛋白質。利用CELLECTRA®設備將疫苗注射入小鼠和天竺鼠的誘導免疫動物實驗中,包括血清和支氣管肺泡灌洗(bronchoalveolar lavage,BAL)中都可以偵測到S蛋白特異性抗體。藉由競爭性抑制ACE2結合、假病毒和活病毒實驗也證實免疫反應產生的是具有抑制病毒感染能力的中和性抗體。此外,INO-4800疫苗也同時可誘導T細胞免疫反應。數據證明了針對SARS-CoV-2 S蛋白研發的DNA疫苗候選物INO-4800的免疫原性,支持其進一步開啟人體臨床試驗。

譯者補充:據Inovio公司新聞稿指出,該公司已在4月於賓州大學和密蘇里州啟動臨床一期研究。40名參與第一階段臨床測試的受試者預計將接受兩次注射。初步結果可能在今年6月就會公佈。如果一切順利,在申請FDA通過後,第二、三階段測試可能最快將在7、8月啟動。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Trevor R. F. Smith, Ami Patel, Stephanie Ramos, et al.
原文連結: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20-16505-0\

Clinical efficacy of hydroxychloroquine in patients with covid-19 pneumonia who require oxygen: observational comparative study using routine care data

“羥氯喹對需要氧氣治療的新冠肺炎患者的臨床療效:分析常規臨床照護資料的觀察性比較研究”

BMJ刊出了一項由法國團隊分析羥氯喹在新冠肺炎療效的觀察性研究。研究共納入181位來自4間醫院、需要住院接受氧氣治療但尚不需重症加護照護的新冠肺炎成年患者,年齡分布為18歲至80歲。其中,84位患者在入院48小時內接受羥氯喹治療(600mg/天)(羥氯喹組),8位在入院48小時後才使用羥氯喹,另有89位未使用羥氯喹(對照組)。比較羥氯喹組及對照組在入院後第21天的各項療效指標,包含未轉至加護病房的存活率(羥氯喹組76%和對照組75%)、未出現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的存活率(69%和74%)、可以撤除氧氣治療的比例(82%和76%)及總存活率(89%和91%),兩組都沒有呈現統計學上的顯著差異。此外,即使將8位在入院48小時以後才使用羥氯喹的患者分別歸為治療組或對照組再次進行統計分析,並不會改變研究結果。在副作用方面,羥氯喹組中有8位患者(10%)出現心電圖異常,平均約在服用後4天需要中斷羥氯喹,其中7位發生QT波間距延長,1位出現第一度房室傳導阻滯。綜合而言,在需要住院接受氧氣治療的患者中,羥氯喹並不能降低其進展為重症或死亡的風險,因此研究結果並不支持使用羥氯喹治療此群患者。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吳綺容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Matthieu Mahévas, Viet-Thi Tran, Mathilde Roumier, et al.
原文連結:https://www.bmj.com/content/bmj/369/bmj.m1844.full.pdf

 

 

Remdesivir for the Treatment of Covid-19 — Preliminary Report

直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種藥物被證明能有效對抗COVID-19。在進行臨床測試的許多治療選擇中,最受到注目的即是remdesivir,分別在中國湖北進行臨床試驗、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負責的ACTT trial以及另一項由Gilead公司主導的SIMPLE trial。本文是ACTT trial(NCT04280705)的初步報告。

該臨床試驗是採隨機雙盲、有安慰劑對照組,且是多國多中心(包括47家在美洲,歐洲22家及亞洲4家,不含台灣)進行。收案條件是發病後任何時間,並有以下任一狀況:胸部影像上有肺炎、血氧小於94%、需要使用氧氣或是呼吸器。治療組病患第一天接受200mg remdesivir,其後9天則是每日一次100mg;對照組病患則給予安慰劑。主要分析目標是恢復的時間。

總計收案1063名病患,初步分析的1059名病患結果顯示,用remdesivir治療的患者平均康復時間為11天(95% 信賴區間是9-12天)、14天的死亡率7.1%,而使用安慰劑的對照組平均康復時間為15天(95% 信賴區間是13-19天)、死亡率11.9%。藥物治療能縮短恢復的時間,很明顯達到統計學上意義;死亡率雖然沒有統計學上差異(p=0.059),但治療組有死亡率降低的趨勢。嚴重不良反應的分析發現,治療組及對照組分別為21%及27%。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John H. Beigel, Kay M. Tomashek, Lori E. Dodd, et al.
原文連結: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7764?query=featured_home

Horizontal transmiss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to a premature infant: multiple organ injury and association with markers of inflammation

本文描述搶救一名感染SARS-CoV-2早產嬰兒經過(27週,出院時健康狀況良好,8週時回院急診,父母及4歲手足為無症狀感染者)。嬰兒感染SARS-CoV-2所受到的影像似乎比年齡較大的兒童大,呼吸道疾病的嚴重程度,與成人類似,似乎與宿主肺部的發炎反應有關,而非病毒量。建議對兒科患者密切監測其發炎反應,適時的調控可能是有效的治療方式。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莊淑鈞博士摘要整理)

Author:James Cook, Katharine Harman, Bogdana Zoica, et al.
原文連結: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hi/article/PIIS2352-4642(20)30166-8/fulltext

Prevalence of putative invasive pulmonary aspergillosis in critically ill patients with COVID-19

本文研究27名COVID-19呼吸器插管病人,約3/1感染侵襲性肺曲霉病(IPA),與流感患者的感染IPA的盛行率類似。因CT及支氣管肺泡灌洗(BAL)在重症患者難以執行,真菌學數據的蒐集對診斷IPA極為重要。本研究結果支持對重症COVID-19患者的曲霉菌感染標記物進行系統篩檢。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莊淑鈞博士摘要整理)

Author:Alexandre Alanio, Sarah Dellière, Sofiane Fodil, et al.
原文連結: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res/article/PIIS2213-2600(20)30237-X/fulltext

1 2 3 ... 33